社會階層與社會流動

對於社會學的分析而言,社會階層一直是分析的核心,其為社會學家分析社會的形成與分工,更甚至討論的範疇涉及社會資源的分配與社會正義的問題,而在接下來的部分,主要介紹一些關於社會階層議題的社會學理論,並且將舉一些台灣的實際範例。

馬克思(K. Marx)對於社會階級分化的分析

馬克思在分析社會階層時,主要使用的語詞為『階級』(class),其將人類於歷史中的社會關係進行整理,並且將其分類為不同的歷史階段,在解說其分析歷史階段之階級轉變前,要先介紹馬克思的分析工具,一為生產工具(means of production),指的是用以從事生產的工具,例如在農耕時代,生產工具便是指農耕時會用到的各種器物,包括犁、馬、牛,甚至是田地。二為生產模式(modes of production),指的是運用生產工具以產生生產價值的模式,在農業時代,運用農耕器具以謀生,便是一種生產模式,若是在現代,運用資訊科技網絡以進行商業活動,並產生價值,也可以稱為一種生產模式。三為生產關係(relations of production),指的是擁有生產工具者與不擁有生產工具者之間的關係,例如在封建莊園經濟時期,地主與佃農之間的關係便為生產關係。

而其歷史階段共分為五個,一為原始共產社會:為狩獵採集社會,各盡所能、各取所需;二為古代社會以羅馬為例,敘述農業為主的社會,已有剩餘價值出現,漸漸有統治與被統治階級之分,社會上也有初步的勞動分工現象;三為封建社會以西方中古社會為藍本,為莊園經濟式的生產模式,當時社會中的領主與農奴是一種互賴的上下階級關係,而當時的農奴若是離開土地、莊園便成為遊民、乞丐;四為資本主義社會其以1819世紀的英國為例,描述工業化的發展以及生產工具、生產關係的巨大改變,並且導致生產模式的轉換;最後一個時期為共產主義社會由於馬克思在分析生產模式的歷史性演變時,認為資本主義社會必定會因其內在矛盾而崩解,而最後由無產階級發動革命,並且創造一無產階級專政的共產社會,其間消彌私有財產,並且將生產工具社會化、國有化。

階級的解釋其實不一,且依社會環境與時代背景而有差異,而馬克思主要係以資本與生產資料的所有權去分析階級,區分出有產者與無產者,即資本家階級與無產階級(蔡伸章,民82)。另外,馬克思與恩格斯於「德意志意識型態」中又指出,個別的個人之所以形成一種階級,只是因為他們必須從事於對抗另一階級的共同作戰;否則的話,他們彼此之間亦如同競爭者一樣,處於敵對的狀態(蔡伸章,民82)。延伸而言,馬克思認為階級的劃分除了依據生產工具的有無之外,尚包括『階級意識』(class consciousness)的有無,馬克思將其分為,階級自在(class in itself)與階級自為(class for itself)。而階級自在,指的是處在階級之中,並沒有察覺到共同的利益或是進行集結集體的行動;而階級自為,指的是意識到自己處在什麼樣的階級、處境,並且積極的集結活動以達成訴求。例如,19世紀的法國農民並不是一種階級,因其未將彼此視為是同一個團體,對於自身處在的環境並無自覺,同時也沒有團結起來,向統治階級抵抗,也就是說其缺乏了馬克思所謂之『階級自為』,故其不可稱之為一種階級。

韋伯(M. Weber)對於社會階層的分析

韋伯認為分析社會階層的要素為:階級(class)、地位(status)以及權力(power),而階級指的是具有相似的收入水準的個人(Schaefer,& Lamn1993)。例如:在階級上分出低收入、中收入與高收入。並且韋伯提出身份團體(status group)來與階級做區別,韋伯說明身份團體指的是一群人擁有相似的聲望(prestige)或生活風格(lifestyle),而這是獨立於其階級地位之外的(Schaefer,& Lamn1993)。例如:最常運用例子便是青少年團體,如七年級、八年級(指為在九年一貫課程實施下的國中一年級、二年級的學生,而文意中強調其因年級的身份不同,而形成不同的文化、身份團體)等的身份團體,擁有獨特的次文化,其生活態度與重視的價值與其他身份團體大異其趣,並具有團體的特定語言,與其他團體有其區隔。而在韋伯的指稱定義之下,又可以舉出例如具有相同聲望、生活風格的團體,如台商協會、醫師公會等等的身份團體。而社會階層的第三個要素為權力,指的是把個人的意願強加在他人的行為之上的能力,即是一種使別人完成自己意志的能力,在廣義上指的是個人能在互動過程或是互動關係中,影響他人的行為,並且完成自己的目的時,便是在行使權力的過程。而總結韋伯的觀點,階級主要為經濟層面的考量,而地位則為文化層面的因素,而權力則是指政治層面的展現,而個人的社會階層會受到階級、地位以及權力的影響而不同,而這三部分的運作也決定了個人於社會系統中的位置。

地位(status)的取得可以分為先賦地位(ascribed status)與取得地位(achieved status),也可以稱為先天地位與後天地位。而先賦地位是一種指派的地位,無關於個人的天賦能力與特質,為一考量的是他的出生地、種族背景、性別、年齡。而這種地位的指派會因文化的背景差異而不同。例如:在封建時代,個人的先賦地位可能包含著其為什麼樣的階級、需要從事的工作等,但是在現代,個人的先賦地位,則主要是種族、性別或是出生家庭等。而取得地位則是要靠著個人的努力才能維持的,例如要取得律師的地位,則必須要具備律師這個地位的才能、能力,參加律師的考試,並取得證照。

功能論與衝突論者對於社會階層的看法

<功能論>

功能論的觀點認為,社會中部分的存在是為了維持整體社會的生存,即部分對於整體的生存皆是有貢獻的。並且各個部分是為了要維持其穩定才建構而出的。例如:涂爾幹(Durkheim)便提出宗教在團體中即是扮演著增強團結情感的角色。

Davis& Moore針對社會階層所提出的解釋:其首先的提問是社會中有人獲得的資源比其他人多,是誰獲得的多?又得到什麼?並且為什麼呢?而Davis& Moore的論證為,社會資源有限,但人的慾望是無限的,故社會上的資源必須進行分配,而在這之中,個人的聰明才智是不均等的,或是說天生才智的天賦是不均的,而針對社會結構而言,某些結構的功能是大於其他的,也就是結構中也有其功能重要性的差別,而其主要是依據其替代性的高低,及能為整體提供的貢獻大小而定,然而在社會演進的進程中,不斷的分化以及專業化是必然的,故在結構中,具有較重要功能的工作或是位置,就應該由較聰明的人來擔任,而且因為其工作有其重要性的差別,就應該設計出差別的待遇(differential reward),而這樣的差別待遇事實上對社會有其運行維持的功能性。然而差別的待遇,就會引發社會的不平等,也就形成了社會階層。社會不平等指的是社會中的成員擁有不同的財富(wealth)、聲望(prestige)與權力(power)。(Schaefer,& Lamn1993208

<衝突論>

衝突論者責任為功能論者的說法,多以維持社會運作為由,但是若只強調對於社會的重要性,便無法瞭解社會中不平等的狀況,並且認為差別待遇的不公平之處在於是誰決定了待遇的差別,又是誰可以決定差別的多寡。衝突論者認為資產階級除了掌握了生產工具之外,更掌握了訂定社會秩序、規範的機制,使得資源的分配無法藉由社會機制得以分配出去,故其反對功能論者對於社會階層的合理化說法。

上述兩類論點的不同,以社會上的職業為例,若是社會大眾認為『醫師』的社會功能最重要,其對於醫師此職業的薪資、待遇便比其他的工作來的優渥,而這樣的優渥也會使得其在招募成員(考試)的同時,競爭也較激烈,而最後競爭而出者,也都是較優秀的個人。而若是社會價值轉變,轉而認為『律師』是能為社會帶來最多功能的職業時,待遇以及人才也會因為社會價值轉變或是社會需求轉變而改變。雖然說社會的分化是因應社會的多元性發展,但是在社會價值的轉變上,是否具有其獨立意志?再者,醫師或是律師的待遇是由什麼人所決定的?而這樣的待遇與一般白領職員的差別,是否有其確定的衡量準則?而在功能論者的看法下,只要社會維持運行,模式便是成功的解釋社會中的現象,但是對於衝突論者而言,大部分的差別待遇皆是不公平的待遇,假借對於社會重要性以及天賦的差異,而對大眾進行剝削。

 


 

參考文獻

蔡伸章  1993)。《馬克思學說導讀》,臺北:巨流

葉至誠  1997)。《蛻變的社會一個社會變遷的理論與現況》,台北:洪葉

蔡文輝  (民84)。《社會變遷》,台北:三民

江靜之譯  2001)。《網際權力》(Jordan Tim)。台北:韋伯文化

Harvey, D.  1993)。Globalization in Question. Rethinking Marxism, 8 (4), Winter.

Naisbitt, J.  1984.Megatrends: Ten new directions transforming our lives. Futura.

Schaefer,R. T. & Lamn, R. P. 1993.Sociology 5th ed. McGraw-H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