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學生
東吳大學實習教師 許芸瑜
Untitled Document
情境敘述
  班上有一位特殊生,患有精神上的疾病,情緒不穩定時,會有傷害自己的行為傾向。一年級時,會去撞牆壁,這種近似瘋狂的舉動,登時嚇壞了班上的其他同學。然經由導師的輔導與關心,該生現在的情況好轉許多,但還是會有傷害自己的舉動,如垂打自己的肩膀、胸部,拿小刀或剪刀破壞衣物或割傷自己,容易撕裂課本及分解文具等等的行為。班上的同學再與該生相處一年,及導師的引導下,大多能夠接受這位比較不一樣的同學。不過,班導師仍密切的觀察,並隨時給予勸導。最近,適逢學校的校慶活動,而有運動會的舉辦。在大隊接力一項活動中,該生有被挑選,且有相當的意願想參加,但練習時,該生總是狀況不斷,不是遍尋不著,就是沒有辦法跟從團體活動。因此,老師仍在考量該生的穩定性,而再行定奪參賽與否。
經驗/輔導老師的解決方式
  
  導師的做法相當的溫婉,因為了解他的特殊情形,所以比較不會給他太大的壓力,儘量不要去注意而強化他的不穩定情形。如該生將制服割破、剪短,老師儘量用幽默詼諧的、屬於較正面的話語來開導他,甚至還要幫他購買新的制服。但仍適時的讓他知道一些同學或常人可能對他產生的恐懼或異樣眼光,希望他能積極的自我改進。從老師和他的談話中,可以聽出老師利用了一些已知的資訊,更引出了一些未知的新訊。總歸是─「剛柔並濟,恩威並施」。
自己的解決方式

  記得剛到班級時,老師就曾提起過這位學生,並簡單的說了該生的一些情形。在我的觀念中,比較特殊的學生應該是受到老師比較關注的,因此,我常會注意到該生的在學狀況,也嘗試著與他說話、溝通,嘗試的結果給我有種「兵敗如山倒」的感覺。也許初來乍到,新手上路,不僅自己還沒進入狀況,學生也無法一下子接受生疏的面孔吧。我請教了老師,才知道對於這位學生的關注,是要不露於形,似有若無的接近,才不會給他太大的壓迫,造成反效果。知道這種「欲擒故縱」的方法之後,自己也比較能夠放寬心的在遠處觀察,再伺機給予導正。目前,雖未見顯著的成效,但我想應該可以再從做中學。
心得與說明
 

  剛開始聽到其他學生說大隊接力不讓該生參加時,也曾與老師商討,並替該生爭取參加的機會。自己的用意是想讓該生融入班級多一些,儘量適應在一般的學習環境中,老師也不反對該生的參加。然在後續的練習裡,該生的狀況百出,的確造成同學及老師的另類困擾,因此不得不出此下策─尋求一位替補的選手參賽。雖然如此,老師仍舊將該生納入參賽的選手群中。這說明了老師對於學生的永續關懷,永不放棄的堅持;學習到的,是老師非常彈性化的適性處理。雖然有時被該生惹得一團糟,卻也時時為該生開窗啟門的;我想,人生而有教育的權利,應該就是這樣的被保護的吧!我想,這也是教育的原始要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