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回現代社會 回首頁

 

新增網頁1

社會變遷是指生活方式、社會結構、行為模式與社會文化隨著時間改變而引起的基本變化。在微觀的個人層面上,社會變遷影響了日常生活中的互動模式;在宏觀的結構層面上,它影響了整體的社會制度。然而,影響社會變遷的原因錯綜複雜,非單一因素足以解釋。一般而言,社會變遷的來源主要包括:自然環境、人口因素、文化創新、文化傳播、社會運動、科技、戰爭、經濟與觀念等。現代社會所發生的一個巨型社會變遷就是現代化,這是一種牽涉都市化、工業化、理性化、世俗化與專門化等層面的複雜過程。
 

社會變遷的一個重要力量或來源是社會運動或集體行為,這是一種人們對於不明確情境試圖採取共同回應方式所產生的相對自然的行動。它可視為社會變遷的一種手段,也是一個團體有目標、有計劃的經由集體行為以改變社會整體或部分現象的共謀行動與較持久性工作。據此,社會運動可分為四種不同類型:革命運動(Revolutionary Movement)、改革運動(Reform Movement)、反動運動(Reactionary Movement)與烏托邦運動(Utopian Movement)。為了適應現代社會的變遷,除了抱持多元開放、不斷學習與相互關懷的理念外,更應該積極培養現代人的特質,特別是重視資訊、講求效率、尊重他人與理性思考等正確態度。
 

本章的重點在說明社會變遷與現代化的意義與關聯、介紹社會變遷的現象及其形成因素,以及瞭解社會運動與社會變遷的關聯,最後則討論如何適應社會變遷。藉由社會變遷(Social Change)、科技(Technology)、集體行為(Collective Behavior)、現代化(Modernization)、工業化(Industrialization)、理性化(Rationalization)、世俗化(Secularization)、社會運動(Social Movement)、改革運動、革命運動、反動運動、烏托邦運動、斷層(Lag)與失序(Anomie)等重要概念的提出,逐一論述社會變遷與社會運動的相關理念與日常生活的關聯,並期使我們對社會變遷與社會運動有進一步的瞭解。

 

社會變遷意味著大多數人所從事的團體活動與社會關係,隨著時間的改變,而覺得不同於過去。這種現象也反應在社會制度、角色與規範的改變。社會變遷的決定因素很多,目前,社會學者較傾向以若干因素來詮釋社會變遷的來源。這些因素包括:自然環境、科技創新、觀念、文化傳播、人口、戰爭與社會運動等。然而,社會變遷不一定是進步的現象,有時,也可能是一種落後或退步的結果。無論如何,社會變遷基本上是社會結構與功能的改變,也可能是社會關係、體系或組織的修改。對於一個社會來說,社會變遷並不等於發展,也不等於現代化,但社會發展與變遷是可以並行的。對於一個國家,尤其是低度開發國家而言,發展或現代化變成策略性的社會變遷目標,因為它們極想從社會變遷過程中獲得發展與現代化。
 

現代化意指想要達到工業化時,幾乎社會的每一部分都發生各種改變,這牽涉到一個社會的政治、經濟、教育、傳統與宗教等層面的持續改變。必須認清的是:現代化並非一直向前推進,有些是導致現代化的因素,有些則是阻礙現代化的關鍵。它的研究是以西方社會為原型,然而,其他社會一旦進入現代化歷程,就會逐漸的顯現某些現代化特徵。同樣的,人們的價值、態度與行為模式也與傳統中的人有明顯不同的特質,這就是現代人的特質。全球的社會變遷理論即企圖對於一個社會的發展與低度發展是如何發生的,提出一個較完善的解釋。這些解釋的理論觀點主要包括:聚合理論、依賴理論、世界體系理論與全球化觀點。
 

社會運動是集體行為的一種型態,也是一群人共同參與並推動某一目標或想法的活動。社會運動涉及有組織的行為,而且企求改變現狀,其後果可說是社會變遷。社會運動初期,群眾通常藉由抗議與遊行等的非制度化方式來支持或反對社會變遷。社會運動的參與者必須是廣大群眾,而非少數幾個人;必須具有持續性,否則,曇花一現即消失;通常要有意識理念來說服參與者與一般大眾。由此看來,社會運動可說是一個團體具有目標,而且有計畫的共同行動,其目的在改變整體或部分的社會現象,可以看作是社會變遷的一種手段或策略。
 

1980年代以後,台灣的社會運動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根據社會學者的統計,19801992年期間,台灣出現二十六種左右的社會運動,例如:1980年的消費者保護運動與社區反污染自力救濟、1987年的農民運動與政治受難者運動、1989年的無住屋者運動與二二八和平紀念運動,以及1992年的雛妓救援運動與淨化選舉運動等。在運動風潮中,的確對台灣社會造成某些衝擊。這些包括:從過去一黨獨大的威權體制逐漸轉為較接近多元民主的、權力分散的政治情況;由過去較一元化的社會價值、較緊密的社會控制情況變成各種社會價值並陳、不同聲音有機會表達的多元社會之出現;社會運動本身也從早期較利益受損而要求賠償的,或被動的運動訴求逐漸轉為提出新生活方式與價值的主張,或較主動的運動訴求。
 

雖然不同的西方社會運動理論曾在不同時期被國內學者用來說明台灣1980年代以後的社會運動現象,但是,必須承認的是:在解釋上,我們恐怕無法將西方的社會運動理論直接移植過來套用。至少,我們不能不對這些理論背後的政治結構預設先行評估與對比。1990年代以後,儘管台灣社會運動風潮已有退潮跡象,但經過運動風潮的洗禮,人們對於政府應有的角色扮演、社會成員間的權利義務關係,以及個人如何維護自身利益,都與過去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在當代台灣社會裡,社會運動或集體抗議事件似乎已成為社會生活與例行政治中的一部分。

 

 

 

社會變遷
 

「社會變遷」(social change)是指社會互動、社會制度、階層體系與文化要素在某段時間的變動或改造。社會變遷的速度不僅因社會的不同而有差異,既使相同社會內也可能因時間不同而有區別。雖然狩獵採集社會必須採用新科技與習俗才能演化為園藝或農業社會,但在許多情況下,變遷可能要歷經數個世紀。當社會變得更複雜時,變遷的速度就越來越快速。社會變遷的規模無論大小,快速或緩慢,通常具有四個共同特徵:(一)社會變遷是不均衡的、社會變遷的開始與結果往往是預想不到的、社會變遷往往引起衝突,以及社會變遷的方向並非任意的。
 

大體而言,社會變遷可分為「微視變遷」(microchanges)與「鉅視變遷」(macrochanges)。微視變遷是指人與人之間的日常互動之細微改變,趕流行的時髦,例如年輕人的高空彈跳即是很好的範例。雖然因時髦所引起的社會結構之整體變遷是相當小的,但某些次要的影響則可能持續著。鉅視變遷係指大規模發生的,而且影響社會許多層面的漸次轉變。在現代化歷程裡,社會變遷既帶來新時代,也顯露舊方式。伴隨現代化而來的是社會的更分化,包括社會階級與社會分工的更加分化。
 

*科技
 

就它最簡單的意義來說,「科技」(technology)可視同為工具。然而,就較廣泛的意義來看,科技也包括製造與使用這些工具的技能與程序。換言之,科技具有雙重的意義。它指涉的是「工具」(tools),亦即用以達成任務的項目,以及製造與使用那些工具所需要的技能或程序。這種廣泛的概念包括簡單如梳子與錯綜複雜像電腦的那些工具。科技的第二個意義:製造與使用工具所需要的技能與程序,指涉的不僅是製造梳子與電腦所使用的程序,而且也包括那些「製造」(produce)可接受的髮型或取得網際網路所需要的程序。除了它的特色之外,科技總是指涉「擴大人類能力的人為媒介」(artificial means of extending human abilities)。
 

儘管許多較小或較次要的科技是隨時都在出現,但是,大多數是現有科技的稍作修正或變更。然而,有時候,科技的出現也對人類生活造成重大的衝擊。在此,我們要強調的是:「科技不僅只是機器而已」(technology is much more than apparatus),更重大的社會學意義則是更深層的論題:科技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譬如說,顯然的,如果沒有汽車、電話與電視,我們的整個生活方式勢必大不相同。或許,在後現代社會裡,更大的社會變遷是由電腦所帶來的變遷。
 

集體行為
 

所有的行為幾乎都可視為「集體行為」(collective behavior),但社會學者卻給予這個名詞不同的意義。史美舍(Neil Smelser)將集體行為界定為:「一群人對於不確定情境之共同影響所反應的相對自然的與無結構的行為。」透納(Jonathan H. Turner)則認為:集體行為是一種特殊的社會學研究領域,主要探討抗爭、暴動、革命與社會運動所促成的文化與社會結構之驟然轉型。總的來說,集體行為是指在短時間內,一群無組織的人對同一事件、新聞、人物、團體或習俗的反應行為。這裡的「集體」牽涉到四個判準:人數重多、時間隨聚隨散、心理有一定程度的不安與緊張,以及文化上不受平時規範的影響。集體行為的共同點是自然發生的,擴展則像傳染病似的蔓延開來。
 

一般而言,集體行為的特徵主要包括:通常意指群體而非個人行動、牽涉不尋常或非預期情境下產生新的或緊急的關係、較其他社會行動形式掌握更新穎的與變遷的社會要素、可能標示更有組織的社會行為之開始、是模式的行為,但並非狂熱個人非理性的或非常情緒的行為、許多形式似乎是高度情緒的,甚至反覆無常的、集體行為期間,人們廣泛的透過謠言傳達信息,以及經常與努力達成社會變遷的目標相關聯。
 

現代化
 

「現代化」(modernization)的涵義廣泛,可指社會致力於工業化而引發的全面性變遷,也可指各種價值、規範與制度的變遷。較一般性的定義是:將科技、生活方式、社會組織、生活模式,甚至風尚等變得較「進步」、較合乎「理性」的各種努力。更重要的是:它代表著一種進步、活躍、平等、富裕、民主、理性,以及國家獨立自主的理想與追求。
 

自第二次大戰以後,現代化的過程是研究社會變遷的學者所關注的焦點。然而,現代化研究者各有不同著重點,有的強調科技與經濟趨勢,有的著重社會成員心理變遷,有的凸顯社會結構的改變與意識形態的變遷。然而,根據國內外學者的分析,我們可概括出三種最重要的現代化特徵:(一)社會生活的世俗化(secularization):從宗教與迷信中掙脫出來;(二)社會結構的分化(differentiation):包括結構的分化與功能的專門化;(三)社會關係的理性化(rationalization):合理計算、工具理性,也意謂著科學與技術的思考方式。
 

工業化
 

所謂「工業化」(industrialization)係指農業在整體經濟發展的重要性逐漸降低,經濟資源的重心趨向工廠工業體系的發展。一般人認為:工業化必然帶動經濟成長與現代化,因此,工業化也常被用來推動國家發展與現代化的手段。自二次大戰後初期至1960年代初,許多經濟學者都一認為:工業化是開發中國家發展經濟的最佳途徑。同樣的,許多國家的政府也接受此一論點,紛紛制定「工業發展優先」的策略與規則。然而,策略實施的結果是:只有少數國家獲得經濟成效,多數國家則陷入另人失望的經濟混亂與萎縮中。
 

其實,工業化並不是一件單一的事件或可獨立發展的工作,而是隨著社會分工合作與職業專業化程度之提高而有所發展的歷程。農業是開發中國家的唯一經濟命脈,將農業發展擺在優先順位,讓農業成為開發中國家居主導地位的經濟部門應該是一項重要的任務。近年來,開發中國家的經濟學者與政府已更審慎的態度來看待工業化策略的效果。同樣的,對於第三世界國家的發展策略之建議,也都開始將農業或農村發展擺在國家經濟發展的優先地位上。據此了解,工業化的發展多少是受社會結構變遷的影響,因此,也可視為農業進步與發展的結果。

 

理性化
 

大多數的社會科學家都認為:西方文門所呈現的現代性主要特徵是「理性化」(rationalization)或「合理性」(rationality),然而,這樣說並不意味著其他文明或文化是非理性的。其實,每個文明都有自己的理性,只是西方資本主義文明的理性是一種獨特的理性。本質上,西方現代性文化就是「都市文明」。理性化作為現代性的表徵,也是一種內在於都市文明的特性,一種都市人從事工商業競爭的理性。
 

都市中,努力追求更大利潤的中產階級,心想如何更有效達成自己營利的目標,而不是如何獲得生命的救贖,或是如何成為一位品德完美的聖人。他們所要的是積極進取、努力創造與自我實現,並非鄉下農人保守與安於現狀的心態。這種理性化態度不僅是一種觀念,也是一種思考方式與生活方式。在歐洲歷史發展過程中,理性化過程牽動了整個社會制度、價值規範與生活態度的重大轉變。影響所及,整體社會的各層面,包括宗教、經濟、法律、政治與文化各領域均趨向理性化,也因理性化而改變原有的面貌。同樣的,現代社會科學也可看作理性化的表徵,因為它即是在此社會理性化過程中逐一浮現的產物。
 

*世俗化
 

當某種意識形態或信念失去其權威性與神聖性,或某種社會制度喪失其強度轉為弱化或通俗化時,即可稱為「世俗化」(secularization)。譬如說,當宗教信仰失去其權威性與神聖性,而且宗教制度也喪失其強度,走向通俗化時,我們即稱之為宗教世俗化。造成世俗化的主要因素包括:

(一)現代國家興起:現代國家大多政教分離,執政當局關心人民物質需求甚於精神需求。因此,強調世俗事物變成其特色,即使過去由教宗掌理政權的國家,其影響力也逐漸減弱。

(二)資本主義擴展: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強調物質享受,例如:傳統的耶誕節與復活節等聖日都變成現代的假日。所有的禮物幾乎都被商品化,也瓦解了聖日的原有意義。

(三)現代科學成長:現代高科技對我們的日常生活方式造成很大的影響,使我們能夠探索未知的神秘領域,也較不願意全然接受宗教中無法證明的事物。

(四)宗教議題妥協:社會價值趨於多元的社會裡,宗教團體為了平息爭端而彼此妥協。譬如說,天主教教會廢除傳統拉丁祈禱文即是一項宗教妥協,而妥協後,也會使宗教原則或儀式產生變化。

(五)教徒人口流動:現代社會中的人口流動量很大,使教會很難吸收新會員與留住舊會員。加上宗教節日的通俗化與商業化,許多世俗假日與活動逐漸取代宗教活動,更加深宗教世俗化的趨勢。
 

*社會運動
 

「社會運動」(social movement)是指有組織的一群人,有意識且有計畫的改變或重建社會秩序的集體行為,用意則在促進或抗拒社會變遷。一般而言,社會運動可分成四種形式:回歸運動、改革運動、革命運動與烏托邦運動。人們為什麼會參與社會運動?針對此一問題,社會學者提出了各種不同的理論解釋,包括相對剝奪理論、社會網絡理論、資源動員理論、政治過程理論與新社會運動理論等。
 

雖然不同的西方社會運動理論曾在不同時期被國內學者用來說明台灣1980年代以後的社會運動現象,但必須承認的是:在解釋上,我們恐怕無法將西方的社會運動理論直接移植過來套用。1980年代運動風潮前後,台灣社會運動的特徵與意義有很大的轉變。至少,經過運動風潮的洗禮,人們對於政府應有的角色扮演、社會成員間的權利義務關係,以及個人的自身利益維護,都與過去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改革運動
 

基本上,「改革運動」(reform movement)是指社會運動成員對於現有社會秩序是滿意的,但他們也認為:局部的社會改革是必要的,尤其是社會的特定領域。大多數的抗議事件或社會運動是屬於改革運動,旨在改革社會的某一部分或項目,並非企圖推翻整個現有體制。譬如說,台灣社會的掃黑運動是企圖改革國內的治安制度,而掃黃運動則是在清除國內不合法的性交易或色情行為。此外,1980年代以來的反核能運動、生態運動與消費者運動等都是這類型社會運動的範例。
 

*革命運動
 

偶爾,抗議事件或社會運動會演變成社會革命,不僅要推翻現有制度,也要創立新制度。「革命運動」(revolutionary movement)對現有社會秩序是極度不滿的,其目的在推翻現有制度,並試圖根據自己的意識形態藍圖來重組整個社會。革命運動的產生多發生在政府長期壓榨某一群體或用不合法程序歧視反對者所致。革命通常是在一連串改革運動無法達成其目標而引起群眾的不滿與激憤,並且深信當權者無法滿足其基本需要。世界各國革命運動成功的實例不少,包括1776年的美國獨立運動、1789年法國大革命,以及1994年的南非黑人自治革命運動等。同樣的,美國的新左派革命、古巴革命與中共的農民革命等,均帶來徹底的或全面性的社會與歷史變遷。
 

*反動運動
 

「反動運動」(reactionary movement)或稱「保守運動」(conservative movement)、「抗拒運動」(resistance movement),目的在維持既有社會價值與制度,並且防止變革,使其能持續運作。它的目的是要「讓時間倒轉」,其成員對於某些社會變遷帶有懷疑與嫌惡眼光,不僅不願前進,而且試圖逆轉目前的趨勢。正統派基督教徒的「道德多數」(moral majority)正是這類回歸運動的一個範例,也是一種抗拒二十世紀歷史過程中所發生的隨意性與世俗化趨勢的運動。較激烈的反動運動包括三K黨,他們堅持黑人劣於白人,阻止黑人人權運動,縱使在1990年代,依然歧視黑人與其他少數民族,並且絕對贊成黑白隔離政策。
 

有時,反動運動是針對某一特殊社會運動而組成,例如:反同性戀運動與反墮胎運動。在美國,這兩個敵對運動曾經發生激烈的衝突。1993年,柯林頓總統取消軍隊對同性戀者的歧視,但是,在1996年,此一運動影響國會通過一項不承認同性戀婚姻的法律。另外,墮胎合法化運動與反墮胎運動也引發「捍衛生命」(pro-life)與「保護選擇」(pro-choice)的爭執,包括反墮胎運動者放火焚燒墮胎診所。其他如反對離婚、反對婚前性行為,以及支持種族隔離政策等,都屬於反動運動。
 

*烏托邦運動
 

烏托邦運動(Utopian movement)是指具有長遠目標,以創造新社會型態取代既有社會制度的一種社會運動。雖然烏托邦理想與境界達成的方式經常是模糊不清的,但這類運動成員想像:無論是目前較小規模的變遷,或未來某個時期的大規模改變,都會帶來根本變遷與幸福生活。譬如說,建立公社、1960年代的「反抗文化」(counterculture),以及許多當代宗教教派等都是烏托邦運動的範例。
 

*斷層
 

「斷層」(lag)或稱「落差」或「失調」,是指社會各部門發展不等速度所產生的一種差距現象。就文化層面而言,牽涉到科技的最著名理論之一就是文化斷層或失調。根據烏格朋(William F. Ogburn)的說法:「當相互關聯的兩種文化中之一環比其他部分的文化先行變遷,或以較快速度改變,致使兩種文化間比先前存在的狀態更難調適,即發生所謂文化斷層或失調。」
 

文化斷層或失調的許多範例均可加以引證,譬如說,底下所舉的所有科技都已被發展出來,但是,它們是令人滿意或想望的嗎?胚胎移植技術使婦女未懷孕即可能成為生物學上的媽媽;人工受孕造成代理孕母;墮胎科技的使用;讓強暴犯與心智障礙者不孕的科技使用;疾病末期的病患即使沒有返回先前生活品質的希望,但仍使用科技來維持其昏迷的生命;人類無性系或自體繁殖的科技使用等,這些都可能造成社會的文化斷層或失調。
 

*失序
 

「失序」(anomie)或稱「迷亂」或「脫序」,是指當社會出現解組或社會秩序遭到破壞時,人們遵循的社會價值、社會規範與行為準則產生混亂,致使無所適從、不知所措的情況。根據涂爾幹的說法,社會凝聚力的式微與階級衝突的出現,是因為社會分工的增加所致。他認為:社會中的工作往往朝專業或獨特的方面分化,以致人們無法獲得共同的行為規則與瞭解基礎。這不僅造成各階層間的隔離,也導致社會的混亂、無效率,甚至社會解組。
 

在他的名著《自殺論》一書中,涂爾幹指出:在社會變遷過度劇烈的期間,尤其是經濟繁榮或經濟不景氣時,人們往往無法預期他人的行為,是否能遵守社會理念,並合理的組織其行為。於是,當社會與經濟不穩定時,我們往往無法預期遵守規範與偏差行為的獎懲。譬如說,一個人努力工作的積蓄,可能因為投資股票大跌而破產,一個擅於考試作弊的學生,學業成績可能得到高分。這種類似事件的不斷上演,可能限制社會團體經由既定的報酬與懲罰系統來支持原有的社會規範。於是,這種失序或迷亂的情境很可能造成社會偏差,甚至解組。